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崔虹的中国画

诚中形外 但见性情      


开着越野车在夜间无人区行万里路,一身简尚的装束也遮挡不住的川辣味,快乐与漂泊链接,自信沉着近于我行我素。此为初识崔虹之印象。      


原以为写意的豪放更应适宜她,可读了她的一些作品,所得印象又有不同,她更青睐工笔画,作品淋漓尽致地展现出细腻、温婉、柔妍的一面。看得出来,以时髦话说工笔画是她的“最爱”。      


我们常常感叹一些古老的文化艺术渐被历史湮没,可一旦将某种艺术的辉光重新释放出来时,又会创就一个新天地——把古往的“当代”转换为今天的“现代”。从崔虹的工笔画作品中,能够读出这种“转换”,其标志就是画作中的那些现代因素。      


如其形象:她能够从羌族和藏族女性身上捕捉到粗犷而秀拔、朴野而妙丽的东西,所塑造的人物,活泼中有泼辣,张扬中带文雅,优美中得敦厚;如其形式:强调“动”感,无论是静立还是行动,均调动人物动态所涵容的形式美感;如其色彩:钟情浓烈而醇厚的品味,《山里红》中的冷红与黄所充溢的庄重,《醉》中亮黄与绿所推衍出的怪艳,《幽香》中的绿韵与白所形成的典雅,《香格里拉》中的青紫与黑所造就的神秘,等等,处理不俗;如其线条:善用铁线,游走中协调及整合画面,不淡漠,不张扬,与染密切配合,需要线的表现力时就减弱染,需要染的生动性时就减弱线,藏不能尽,用则有余。


江山古今,一往莫遏,人物饰物,建筑景物与时迁变。人们眼中的一切,新与旧总是胶着在一起,画家必须警惕和克服在日月飞走中产生的视觉疲劳,观察和提炼新时代特征,将其表现在作品中。崔虹的敏感使她从无序中找到了现代的基因,从而提升了她的创造力。因此,成功便会嗑响她的艺术之门。 


杨悦浦 己丑霜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