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乐观的精神、浪漫的情调和唯美的追求

——崔虹和她的艺术 孙克      


生平认识多位有成就的女画家,都是非常优秀的人物:才华出从、学养深厚、成就卓著。我尤其敬重她们人格崇高、善良美好、悲天悯人。在我年轻时候相当崇拜德国女画家柯勒惠支,她的关爱人类和儿童的母爱精神,使我深为感动。她那精湛的充满深度和力度的版画对我国近代美术也产生过重大影响。现在想到我国的女画家同样卓越杰出,其中有我的老师赵友萍先生、我的同学何韵兰、朱理存还有已故的周思聪、我的画院同事赵秀焕等多位难以列举。我常常想女性的专注认真、韧性和负重的精神是男人们所惭愧不及的,惟其如此,她们的成绩更令人敬重。近来年在人物画领域崭露头角的成都女画家崔虹,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艺术家,凡认识她的朋友都为她的才成就、痴情艺术和坚强勇敢的面对人生的卓越素质而赞服。


崔虹的父母是江苏人,她生于重庆并在四川长大成了一个典型的清秀能干的四川女孩。聪慧过人,多才多艺,学过舞蹈擅长音乐,最终踏进美术之门,在四川美术学院毕业。而她的人生之途并不顺畅,大约造物主有意要考验她的缘故,除了生活的波折苦恼种种之外还要遭遇严重车祸,仍及头骨,是现代医学和医生的救死扶伤的信念把她从死神怀中硬抢回来。而崔虹经此一动却如经凤火涅磐再生的凤凰一样,羽毛更亮丽,气宇更轩昂,作为一个女画家她更成熟了。对人更豁达大度,坦诚开朗,对艺术事业更加热爱和投入,她的画越画越好,她的人生充满亮点。


从崔虹发表的作品看,是把少数民族女性作为主要创作对象。四川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区,藏、羌、彝等兄弟民族生活多姿多彩,美丽的少女形象一幅幅被崔虹创作出来。她在创作上有明显的偏爱现象。这种偏爱是无可厚非的,绘画这种个体的艺术创作行为,无论是题材内容的选定或表现形式手法(并形成风格)都带有强烈的个人偏好的特征,其决定因素主要是画家的个性和生活环境条件,甚至可以说是偏爱才造成艺术的特殊丰富性。它反映了个人在心与物之间的不同偏爱与选择,也表现出当下我国画家创作状况的自由与随意的特征。


少数民族的生活被纳入画家的视野形诸于笔端,也是近几十年尤其是建国后的事。这一方面是因少数民族的地位提高了,另一方面是文艺表现工农兵那种禁欲式的政策下,画家和观众对美的渴求,似乎只有在表现民族人物及服饰时才得以发泄。叶浅予、黄胄的民族风情作品始终受到欢迎便不难理解。时过而境迁,如今画民族题材已是十分普遍的事。不过,由于地理的睽隔,生活习俗的差别,多数画家去民族地区的体验写生毕竟是短暂的,对那里的人民的理解与情感也有层次上的不同。而画家们由于自身的思考追求与情感寄托的差异也形成观察表现的着眼点十分不同。比如周思聪笔下的彝族女性作品大多是苦涩与沉重的,她看到的是生活的沉重和困苦,她的笔下流出的是深沉的叹息,而黄胄笔下的维族姑娘大多美丽健壮、能歌善舞、步履轻盈,维族老人大多诙谐快乐。从表面看是现实的与浪漫的两种艺术风格之分,更主要的恐怕是画家心胸、气质、情感等内心世界的不同抽映。在现实生活中,无论生活在哪里的群体,都不会缺乏快乐更不会脱离苦恼。旁观者或看到他们的物质生活的困苦,精神世界的沉重,另外或看到他们性格的豪放乐观、生活的快活自在,实质上比起我们这些生活在沉重压力下的现代城里人来,他们感受到的快乐要多得多。我正是从这个角度去观察和理解崔虹艺术中的乐观与唯美的精神的。


造物给予四川这么多,既有天府丰裕还有世界上最美好的山川风光、彝、藏、羌等民族聚居的川西北、西南等地,正是风光优美的深山大泽之地,还有人们未知的许多美景处女地有待发展。四川的画家们得天独厚。崔虹便是经常驱车去那些如梦如幻的天地里写生的,她对那里的人民情有独钟。她熟悉那里的自然山川一草一木,更喜欢那里天真纯情的少女,她几乎只画那些少女少妇。从她的水墨和工笔的人物画集中来看,我感到崔虹的人物系列的确是以一种诗意美化了她画中的人物,换个说法,即她不仅以一位女画家的眼光注视着那些美丽活泼的女性,关注着她们对美各幸福的憧憬,同时又以诗化的手段强调了这种美,因此在她的作品中明显有一种类型的节律,甚至一些装饰化的倾向。实质上崔虹笔下流露出她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与追寻,折射着她对花季少女时代的深深眷恋情结。


正由于崔虹作品的抒情与唯美的倾向使她的艺术具有明显的浪漫风格,因此和那些以功力技巧见长的写实风格的作品相区别。这从她较早的《情系大凉山》组画中如《憬》、《五彩梦》、《谧》中已有表现。像《五彩梦》突出的梦幻感和小夜曲的旋律一般萦绕在画面上。《憬》和《谧》相对深沉一些、现实一些,前者画牧羊女孩坐在一小筐果子前,后者则画怀抱婴儿的年青母亲沉思在夜色中。其后一些作品就逐渐生动明快起来。如表现农业劳作的《春华秋实》、《庆丰收》、《新妆》等,都充满愉悦欢快之情,金黄色的画面配着百褶裙,动人的节律,洋溢在画面上的是独特的风情,这一种生活中微妙细腻的神韵,被崔虹紧紧地抓住再现在画面上。


2001年是崔虹创作的丰收年,她画出了一系列美妙动人的作品,创作出许多光彩照人的少女形象,表现技巧提高得很快,色彩丰富饱满。《初春》和《扎西德勒》画藏族女孩,前者在小河边梳理,爱美之情油然在画面上,而后者充满了舞蹈美,身段动作的漂亮是崔虹这阶段作品逐渐增强的物色。此外还有几件成功的人物画,如《山里红》、《艳秋》、《幽香》等。这三幅画的共同特点是人物清纯秀美、高贵典雅,三件作品都以花树为背景,虚虚实实,衬托着人物的羞涩喜悦和明洁欢快,而《幽香》这一幅作品以淡雅的绿色调衬托着婷婷玉立的女孩,洁白透明的梨花象征着她的纯洁高雅,动作与表情都含蓄入微,在人物画创作中堪称上品。在这些作品里可以看到崔虹在艺术上迅速地成熟起来,在保持浪漫唯美风格的同时,艺术手法更趋于真实生动而丰富,减少了早期作品中简单类型化的倾向。人物形象表情更为自然生动。崔虹善于运用色彩,特点是响亮浓厚富于情感魅力,敢于使用重彩并成功驾驭之,暖色调乃至红色调能做到丰厚滋润、明快嘹亮而不艳俗。像在《幽香》这件作品中,女孩深棕色的上衣和深蓝色彩条的裙子,色调厚重而丰富,配上美丽的花饰,令画面如交响乐般优美动听。


崔虹的不凡之处就在于她的艺术具有独特的个性。几年前我见她的作品尚未成熟与完美,但那种乐观的精神、浪漫的情调和唯美的追求始终十分强烈。可贵的是她坚持着自己的道路和追求,不依傍、不模仿、不见异思迁,因为她坚信她艺术里的真、善、美都源于她亲自体验和采撷的生活,她坚信她自己,而她做到了。也由于她的真诚、善良和坚强,而今她在艺术上得到的是生活给予她的回馈。


我相信,崔虹不会停步的。 


2003年春节于不孤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