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最新作品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羌族人家

我的家乡在四川成都,离风光秀美的汶川、理县一带只有几小时车程。那里是我经常驱车去采风的地方。那些大大小小的羌族山寨珍珠般散落在连绵起伏的山峦中,那里居住着勤劳的羌族人民,他们祖祖辈辈都在那里繁衍生息。因为常去,我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了解人们的生活习俗,我画作中的人物都是那里人民的原型。


惊悉5。12在灾难的降临,使许多羌寨几乎夷为平地。我每日守着电视以泪洗面,最担忧的就是那里的情形,最牵挂的是那里的姐妹。震后数日匆匆赶回老家,试图去寻找滋养我艺术生命的村寨和人民。眼前满目的青山遍体鳞伤,往日的山寨所剩无几,我再也找不到平时熟悉的山路,再也看不到羌族女孩们欢乐的笑脸。站在满是疮痍的废墟上,我懊恼我不是战士不是医生,我帮不上这些曾给与我许多灵感的人们。我第一次感到身为画家的无能,我仅能用画面记载羌寨曾经的美丽祥和,仅能用画笔记录对羌族人民的挂念……我坚信大难震不垮羌族儿女美丽善良,勇敢勤劳的天性,盼望再一次去羌寨采风的时候,能见到在新建家园上幸福生活的羌族人家。


-----崔虹记于5。12灾难之后